刘斌:四川资阳寻根之旅
文章来源:四川刘氏宗亲联谊会    发布日期:2017-07-04    阅读次数:936次

四川资阳寻之旅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绕山之水,必有其源。”——作者题记

一、寻起因

2012年初夏某一天的下午,我小孩突然问我:“老爸,我们老家是那里的?”

我当时就被儿子给问住了!回答说,“好像听说过是四川资阳”。儿子不满意我的回答,说道:什么“好像”啊?我反问儿子,方知道原来是儿子女友家的老人在问这事。

“等我想想,再告诉你好吗?”

到了晚上,我始终辗转难眠,耳边老是想起儿子问话。是呀,我们的老家是哪里呢!这个问题必须得搞清楚。回想起母亲在世时说的话,你们是广东刘,你们祖宗取了两个老婆,大老婆姓马,小老婆姓杨,你们是马氏婆所生。这几句话象征着什么?想想父辈还有谁健在?脑海里梳理了一下,父辈们还有四舅在新疆,他似乎是寻祖的唯一的线索了。

第二天一早,赶紧打电话找兄弟姐妹们落实四舅的下落,有的说老家在资中,有的说老家在资阳,有的说“好像是”什么地方。经过几天查找,最后终于找到新疆表妹的电话,我立刻打了电话去。当时是表妹接的电话,我礼貌地问候几句后,就开始询问四舅情况。表妹告诉我,四舅中风了,当听到这个消息时心情无比沉重。

哎,怎么会这样呢,想想这老家地址真的难找了。突然,对方电话里面传来一位老人的声音:“是老三吗?”我说是。经过几分钟问候后,我直接问四舅“我爸爸老家是那里?”舅舅肯定地回答说:“是资阳刘家庙。过去你父亲家住在庙子里,舅有没有准确地址呢?”舅舅还解释说,这都是听你外婆说的。

谢天谢地,总算是有了些收获。再加上母亲说过话语,先上百度上查查再说吧。找开电脑,查询过程中发现资阳的刘家庙有好多,天呀有这么多,看来得整理一下。经过一系列排查,最终目标锁定在了老资阳雁江区刘家有庙子的地方多达8处,现在称为刘家大湾、刘家大院、刘家村、刘家、刘家庙,刘家沟等等,再加上资中石笋沟共9个地方。

二、千里寻亲路

查到了基本线索后,我开始和老婆商量回川寻祖的事情,此事得到了老婆的完全支持,于是我们设置了寻祖路线。

2012年9月20号这天,我和和妻子开着车从广东肇庆出发,共同踏上了寻祖之路。

9月22号下午14点左右,汽车进入了资中石笋沟,我们开始寻找起来。四川的“秋老虎”好厉害,晒得我汗流浃背,由于经过长途驾驶,又马不停蹄开始寻找,真叫人有点吃不消。回到宾馆后,真正感觉到累了。妻子把洗澡要换洗衣服拿了出来,我却倒在床上睡着了,妻子把我弄醒,叫快点去洗澡。洗澡能解除疲劳,洗完后我感觉精神好了许多。

23号,我们又开始继续寻找,仍然无果。但令人欣慰的是找到了资中石笋沟党支部书记,我们请求书记提供帮助。书记听说我们从广东来寻祖的事情后,非常热心。互留了电话后,当晚我们开车驶回资阳市区的宾馆住宿。

24号,沿着资资路及乡村道,开始了资阳寻根的一段艰辛旅程。每到一个村队,我们都首先找村长、书记或队长,向他们了解情况,希望得到村队基层干部的帮助。资资路上,很多道路在整修,我们必须改道,绕道,这样一来二去,增加了很多困难及路程,而且必须一路走,一路问。一天,两天,三天,一村一队的访问,一晃就到了月底,那种艰辛只有自己才知道。老婆说,老公,明天就国庆节了,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啊,怎么办嘛?我说先回成都过节吧,并向居住在成都的兄弟姐妹们汇报一下结果。于是,我们回到了我年轻时成长的地方——成都。

10月1号~2号,在成都休息了两天。10月3号,我们又开始了寻根之路。每到一处刘姓家中,宗亲们都很热心,有的宗亲给我们倒水,有的给我们带路,还有的留我们吃饭。乡亲们的热情态度,更加坚定了我寻祖的决心和信心。尽管来来回回地奔跑在成都——资阳的路上,每天起早摸黑,疲惫不堪,但我们每次出发都怀着那份希望,坚持着那份追求。

怎么还是没有线索啊,天天都是怀着希望去,失望而归,爱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说道:“老公,休息一天吧。”我说:“不行啊!”因为我深知要找的对象是85岁以上的老人,只有他们才知道我父亲的根在哪里,这些老人已经所剩不多了,所以一刻也不能担误,再说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因为10月18号必须赶回广东。“老婆啊,我们还得加油啊!”

一天,两天┅┅,日子就这样匆匆过去了,眼看着假期就要结束了,仍然无果。这天早上起来后,准备返回广东,但我的心仍然是那样的不甘,它在对我说:留下吧,再找一个点吧!我爱人好像看出我的心事,对我说:“老公,今天我们再去找一天吧,晚上开夜车回广东行吗”听到这话,我心情异常感动:“谢谢老婆,老婆我们立刻启程吧!”就这样我们又开车前往资阳,做最后一次寻祖的努力。

我们赶往了资阳退伍军人办,又到了民政局去了解,都是查无此人。接着,我们马不停蹄地开往老君镇,在老君镇询问了三个刘氏宗亲村落,都说不认识,没听说过我父亲的名字。这时,我感觉真的无奈,心里焦虑万分,烦燥不已,口渴不堪。老婆安慰我说:“我们去茶铺喝一杯茶吧,找不到我们下次再来嘛。”我只好认命了,说:“老婆走吧。”此时,正好看见远处有一间茶馆,我们走进了茶馆。

老婆去问茶的功夫,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茶老板把茶送了过来,客气地说:“二位请喝茶。”正在这时,有一位老人走进入茶馆,茶馆里有人喊了一声:“刘大爷,这几天跑那里去了?”老人绘声绘色地说道:“刚从成都回来。”噫,这老人姓刘!我立马起身走向老人,并且自我介绍起来。老人和善地说:“后生,了不起,不易啊,来来我给你介绍。”他立即叫来一位年纪比我还年轻的宗亲兄弟名刘刘旭,老人指着他说,他父亲是过去公社书记,比较了解刘氏族人。这时,茶馆里又有十来位宗亲说:我们都姓刘。又说,这个镇上百分之六十都姓刘。刘旭说:“你们喝茶,我去打电话同我父亲联系。”这时,围观的宗亲们非常热心,刘旭打完电话后,告诉我们说:“父亲不在当地,去内江了,要不你留一个电话。”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半左右了,离返粤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老婆提醒我说:“下次再来吧,抓紧把电话给这位宗亲兄弟。”

就这样,我和刘旭互留了电话。我感激地说:“谢谢兄弟了!”心里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要再来一次。

三、梦里寻祖千百度

宋代文学家写过这样一首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而我此时的心境稍作改动,是为“梦里寻祖千百度,蓦然回首,祖宗却在虚无缥缈处。”

喝完茶,我们挥挥手给茶馆里的众宗亲们一一拜别,开车往成都方向驶去。我一边走,一边和爱人说着话。忽然,爱人问道:是不是走错了路。我一看导航,唉,怎么方向不对啊,路也不对啊。我立马停车,认真观看导航仪,哈哈哈,原来我们真走错路了。我赶紧调转车头。

正在此时,我的手机响了。老婆一看手机显示是刘旭打来的,我赶紧接过手机,只听得对方激动地说:“找到了,你们在哪里了?”我说:“没走多远。”“你们能不能倒回来”我回答说:“可以马上回来。”

这时,我们立刻返回茶馆,再次见到了刘旭宗亲兄弟。刘旭立马带路,翻过了好几个坡丫口,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们立即下了车,并叫老婆守车,我跟着刘旭宗亲进入了一个大房间,里面坐着一位老者。老者起身告诉我,在XX高屋基听说过刘海源这个人。我心里一阵激动,开车带着老人来到了刘氏高屋基。

下车后,我们跟着老人走进了一户人家。老人家介绍说这是老刘队长家。我立刻递上香烟,向老刘队长宗亲询问起来。老刘队长说,我们也不太清楚,要把94岁的老人请过来,他可能知道情况。

天已经是黄昏时分,我在老刘队长家堂屋里座等待着。不一会儿,一个老者一边走进堂屋,一边问谁找刘海源。我立刻起身迎了上去说:“我找,来来老人家请坐。”并询问老人家可否认识刘海源。老人很确切地说:“认识。”还说他们是儿童时代的玩伴。

我心里半信半疑,递上一支香烟并给老人家点上说:“老人家眼睛还好吧,你认识这个人吗?”我从左边怀里掏出来一張旧相片。老人赶紧掏出老花眼镜仔细地看了看说:“不认识这人,这人不是刘海源。”我会心地笑了笑说:“老人家仔细看看吧。”老人说:“不用看,这人不认识。”这张相片当然不是我父亲的,是用来寻亲的假照片。

我又从右边怀里掏出一张老照片递了过去。老人家一看就说道“就是他,刘海源,是他,你们找海源兄什么事?”这时我才说听我是他儿子。这时,老人非常激动地说:“海源兄有后了!”紧接着老人又介绍起他们儿时事情来:他从小和海源下田抓鱼,上树掏鸟窝。海源比他大两岁,过去经常欺负他们。

当我问起海源父母时,老人说:“你的爷爷奶奶是吃虫草煲鸭中毒而亡,而且海源跟着幺爷在一起生活,你幺爷是担挑走街串巷的卖小吃的。”我问道:“听说过我父亲有姐妹吗?”老人回答说:“有个姐姐,被包童养媳了。”我又问:“知道我姑妈在那里吗?”老人说:“这就不太清楚了。”此时,我心里的那份激动,难以言表。

我又问:“海源家里有房吗?”老人说,海源他家有房屋基。说着就起身往外走,要带我们去看房屋基。我扶着老人,一块往山上走去。老人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海源兄有后了,海源兄有后了。”当走过一遍竹林时,老人指着哪里说:“竹林边上就是你们家的房屋基。”这时有位`80多岁的老太婆也说:“对对,这是刘海源家的房屋基。”

我立马过去看了一下,然后转回来问我爷爷奶奶的墓地在哪里呢?老人指着远处的一个丫口上说:“我带你们去认认。”这时,眼看天色快要黑了,又没电筒,还有一位老人跟着,当晚还要返回广东,就说这次不去了,天快黑了我们还是返回去吧。于是,我们又返回老刘队长的堂屋里坐下。

此时我想起四舅告诉我的话,又问老人家:“这里有庙子吗?”屋里宗亲们回答说,就在后山有庙子。我请求看一下老谱,老刘队长把谱找了出来。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我立马叫我老婆抓紧时间给老谱拍照。拍照完毕,我们起身向宗亲和老人道谢告别。宗亲们再三挽留,说明天可以去山上看看你爷爷奶奶墓,还有庙子。我遗憾地说:“没有时间了,只能下次了。”我们满怀欣喜地给宗亲们一一挥手拜别。

当打开车门时,我的心想,来年我一定再回来看看,一定要好好感谢这些宗亲。

与宗亲们拜别后,我们开着车向成都方向驶去,一二十天来那颗提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心中涌出了万分的惊喜,一路开着车一路哼唱着小曲,副驾上的老婆见我这般得意,不禁笑出了声说:“老公,虽然这些天这么辛苦,真是值得哈!最终我们还是找到了,回家了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儿子。”

在回程的路上,老婆拿起手机,迫不及待地把喜讯一一告知亲人们,家里的兄弟姐妹听到消息后都非常开心。

回到成都,已是晚上21点多了。我们赶紧给兄弟姐妹诉说寻根之旅的全过程后,抓紧吃饭,洗澡,然后又开始我们的长途奔驰,向广东进发。我的思绪在升腾:哈哈哈,老婆你说是不是:真神也!为什么我们本来要走的,却又多留了一天?为什么我们返回成都时偏偏又走错了路?这一切难道是我们千里寻祖的举动感动了上苍之神,这难道是文武立刀刘氏之神灵!哈哈哈!

在欢快的的心情中,夜车奔驰在沪蓉高速公路上。经过一天一夜的飞奔,终于顺利地回到了广东肇庆。

这次寻根之旅经过资阳很多地方,双龙,伍隍,东风,小院,回龙,丹山,中和,老君等镇,看到家乡变化之大,越来越繁荣昌盛,特别是宗亲们热情,真是让我为之惊叹,为之感动不已!这次寻祖之旅艰辛备至,但最后的结果出人意外,收获了巨大的惊喜,将让我终身难忘,永远铭记于心!

感谢宗亲!感谢文武立刀神!更要特别要感谢一直陪伴我左右的老婆!

(作者系四川成都人,在成都生活了30多年。现居广东省肇庆市,供职于国企单位)

拍于寻亲途中。

寻祖时乘坐过的大巴。


 

找到了位于四川资阳老君镇的入川始祖高屋基。

 

站在祖先生活过的老屋里,心情激荡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