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学文化创意与创富新思维
文章来源:四川刘氏宗亲联谊会    发布日期:2017-08-29    阅读次数:291次

    一、道学创意经济概念

创意经济的概念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最早是英国学者提出来的它是以经经营智慧创造财富的一种新的思维方式。这里我们提到的道学创意,同样是以经营渞学创意思想,而创造财富的一种新的理念和新的思维。比如我省恩威集团成功就是演绎老子思想的精髓,道中取道,成就大道人生,无为而治创造企业神话的一个典型案例。

 

      “道“是老子《道德经》中的一个重要概念,”道“博大精深,比如无为就是不妄为,不妄求,无为不是无所作为,而是尊重自然规律,经营自然之道,尊重社发展规律,经营社会之道,经营人心之道。“道“其实本质是讲的规律。创造财富最重要的是经营自然之道,社会之道,人心之道。恩威和其它以”道“取胜的的企业无不是吸收了道家思想的精髓而走向成就大业之路,无为而治,其实是互为中介的,当当今社会日益增长着的中介化走向,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新,我认为最重要的文化复新,由文化大国走向文化强国,由文化强国走向经济强国,所以道学文化创意与创富思维确实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一个重要命题。

 

        二、创意经济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走向 《道德经》中讲:“故有无之相生”。当前人类经济社会正在经历四个时期即农业经济时代,工业经济时代,信息经济时代,创意经济时代。这四个大时代的发展转化为完美的体现为“道”的阴阳交替规律。即;从小到大,由动入静,由粗转精,由低就高,代坤为乾,从体力到智能,从物质到思想,从重有形到重无形,从消费经济学的角度看;我国的消费同样经历了由消费者看的到摸的到的消费到看不到摸不到的消费(主要是环境),现在正在进入看不到摸不着的消费(这就是文化消费)走势在增强,所有不少成功的企业注意到了这个走势,他们非常重视经营看不到摸不着的文化消费创造财富,我以为这是一个时代的大走势。事物发展的规律是极则反,极则变,大日逝,道日远。远则反,反者道之动。 当纯物质文明发展到极限,世人就要能过市场经济,通过文化与精神的消费满足其深层次的需求。所以著明未来学家罗夫线森说;继信息社会之后,人类进入梦想社会,我们将重视信息过渡到重视现象。所谓梦想社会就是创意经济时代。人们常说梦想成真是人们的最高境界,而梦相成真,最重要的是付出智慧与艰辛。其实梦想就是创意。创意就是无中生有,借虚入实,以小搏大,以柔胜刚,恩威的广告词;“难言之隐,一洗了之”,就是富有创意的广告词,由此打开了市场为恩威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有中升优,就是已有的升化提高。其实无论是无中生有,还有中升优,都要以“道”为准则。“道”就是规律,就是科学,就是理论。

 

       三、创意与财富 攀富比美是人们的普遍追求,想富、要富、一定要富是攀富的理念,但怎样富?如何富?并不是人人知之。同样比美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但怎样美?如何美?不同的人审美观不同,同样并不是人人知之。满足爱美之心其实是经营商与生产商看准的一个大市场,所以大量的化装品,尤其是品牌化装品畅销,就是这个道理,其实这同样是人们比美爱美之道。还有美容院同样是为满足人们爱美之心而兴起的产业,日本国,韩国的美容业非常发达,中国现的美容业同样正在强劲的兴起。

 

     道学思想创意,应当是攀富的一种新思维,“道”既是万事万物发展变化的规律,又是人在现实生活中立身处事的行为规则。所以“道”要求人们现实生活中的一种正气,大气、大度、大志,有大志者成大业,无志者无业,道家提倡大慈大善,提倡大信、大诚,提倡感恩,这不仅做人之道,更是创富之道,其实这也是“道”中取道,以“道”创富的一种新思维,经营道学思想,道学创意,就是要经营道学思想中博大精深的智慧。农业文明时代经营土地创富,工业经济文明时代,经营机器资本运作创富,信息经济文明时代经营知识创富,雅虎的崛起,微软的称霸,软银的扩张等,其实都是经营智慧创富的案例。当今已进入梦想社会时代,更是经营智慧创富的时代,人们讲的风水学,其实都是道学讲的经营自然之道,但只经营自然之道还不够,还要经营社会之道,比如社会需要诚信、感恩、责任之道,这正是道学思想中的的重要精神,创富要取之有道,凡是一个成功者就要善于传承诚信、感恩、责任之道,更要经营人心之道,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经营产品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经营团队的智慧与能力,经营员工的人心,这就需要了解人的心里需求比如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生存、发展、享受三个层次的需要, 而享受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两个方面,尤其是精神的需求在晶益增长着,经营人心之道,就要从人的三个层次的需要着眼。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家认为世间万物是从无开始。从无极图生出有极图,又从有极图到太极图发展为万事万物。太极图是道学思想具有丰富内涵的学问,韩国的国标旗上就是一个太极图,我不知他们是怎考虑的,但由此让人可以深思太极图的意义。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刘茂才)